我凝視著前幾日和妹妹一起選購的浴衣。

輕嘆口氣,我步出房門,穿過一條條木製長廊。

清脆的叮鈴聲隨風而來,我撇過頭,天邊的一道彩虹映入眼簾。

站在那,面對庭園,靜靜地凝望彩虹。

妳忽地靠了過來,站在我身旁,全然不知我心中的那抹苦澀、那抹煩悶。

突然覺得,那道彩虹好似王府。

無論手伸得再長,無論再怎麼努力也都得不到、搆不著。

我幾近無意識地問,要怎麼擁有一道彩虹?

妳默然無語,我也不希望妳回答。

夏風拂面而來,聽著風鈴叮鈴作響,心中也不自覺地放下煩悶,輕瞇雙眼,享受難得的閑靜。

用畫的吧,妳輕聲回答。

我苦澀地笑了,王府不可能用畫的就可得手、占為己有的啊。

陪我出去走走,語方落,不等妳的回答就先牽起纖手,離開令人煩躁的宅邸。

 

路上少了平時的熙攘,多了幾分惱人的熱氣。

我帶妳來到一處空曠的草地,仰首,風箏閒散地在空中飛著。

我露出若有似無的淡笑,手不經意地加重力道。

清風徐徐吹來,妳忘我地望著直往上攀的風箏,神情流露出對自由的嚮往。

妳跨出一步,好似要隨著風箏離去。

我用力抓緊妳的手,卻又怕弄疼了妳而將力道放輕三分。

躑躅間還是鬆開了妳的手。

而妳也毫不猶豫地,奔離。

看著妳燦爛甜美的笑靨,心中竟有掩飾不了的苦楚。

妳小心地拉扯著細長的釣魚線,好讓風箏能更加靠近湛藍的天空,彷似已將心留在寬廣的天際中。

我垂下睫毛,心頭那份翻攪滾動的陰鬱將自己壓到幾乎喘不過氣。

妳回過頭,對我招了招手,像是邀請我加入妳那過份短暫的自由。

嘴角不自覺攀上一抹淡淡的微笑,用落寞蓋過不易察覺的自嘲。

一旦靠近,我大概會將妳片刻的自由全數摧毀殆盡吧。

 

望著彩霞,我念頭一轉,帶妳進去一間典雅的西洋餐廳。

然後替妳選了份份量十足的套餐,方才一陣盡興的玩樂,想必早已飢腸轆轆。

因下午的鬱悶而了無胃口,就算點了餐點吃來大概也是食之無味,所以本來並沒有打算吃任何東西。

但甫見到妳擔心的神情便在瞬間妥協,最後仍點了碗沙拉和濃湯。

悠揚的古典樂在空氣中流動著,窗外的天邊已由鑲著點點繁星的黑幕所籠罩。

你不安地吃著,不時偷覷我一眼。

我滿足地笑了笑,總覺得此時好似一對情侶,雖然沒有浪漫和相親相愛的氛圍,也足以讓我暗自竊喜好一陣。

離開餐廳,我拉著妳來到一片蒼綠的竹林中散散步,就當是飯後運動吧。

妳默不作聲,但心中的動搖和疑惑自妳的手心傳了過來。

我回首,妳表情疑惑地看著我。

大概猜到妳在想什麼後,我輕戳妳的額頭。

不要亂想,我笑道。

然後下一秒就後悔了,在遲鈍如妳終於查覺到那麼一絲我的心意之際卻又叫妳不要想太多。

這不是在害自己嗎,我不禁苦笑了下。

 

我晃出房門,往妳的寢室走去。

吩咐過女侍妳在睡前放在房間裡的那份禮物,估計洗完澡的妳已經看到了。

指尖輕輕撫過金魚草的根,我下意識地加快了腳步。

拐個彎,在白天賞虹的長廊上發現妳的身影,一臉愜意地賞星。

我走近,默默坐下的同時將手中的那株植物藏起後,仰望滿天星斗。

一片靜默中,妳開口道出我最不願聽聞的話語。

──可以不要再攻擊耀哥哥了嗎?

訝異妳會知曉的同時也想到,在這偌大的府邸中,任何事都會不脛而走,更何況是侵略王府這件大事呢?

看向妳,靈動的水眸透出一絲哀求。

無奈地,我笑了。

然後以眼神告知:不可能。

回過神時,人已在自己的臥室裡。

小憩片刻後才沒精打采地換上令人厭惡的白色軍服,踏出房間,帶著軍隊朝王府前進。

凝視著空空如也的掌心,依稀殘留著昨日妳的手的觸感。

妳知道嗎?姬金魚草的花語是「請察覺我的愛意」。

妹妹說她有跟妳說過,那麼遲鈍的妳還記得嗎?

 

拖好久終於放上來了~(泣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