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
●此為作者腦熱產出的文章
●歡樂死蠢向,基本上算無CP
●嚴重角崩注意,然後請不要問為什麼小義不認識那群人
●7次危機皆自創
■□■□■□■□■□■□■□■□■□■□■□■□■
畢業典禮的日子到來了
本來應該在8點半到校
但枕邊的鬧鐘所指的時間
已經是8點20分了


「嗚哇哇哇!要遲到了啊啊啊!」
棕髮少年邊這麼大喊邊衝出家門。
「等下一定會被路德罵啊咩!」
是的,這位不小心睡過頭的小迷糊正是我們的菲利奇亞諾。
菲利奇亞諾使出逃離路德維希的特訓時的驚人腳程全力衝刺,不出一分鐘便已經來到距離家門50~80公尺不等的轉角。

緊迫到不知道來不來得及的時間
在這天大危機中 有個傢伙出現


「唉!?等等等等等等──」
他急忙剎住腳步,一臉愕然地看著眼前的景象。
「這、這是什麼啊?!」
一名金髮即肩的綠眼男子手中拿著粉紅色油漆見人就潑還說「發動波蘭規則把你家變我家客廳!」,整條路呈現一片粉紅色的景象好不絢麗。
菲利奇亞諾無語地望了幾秒後才猛然回神。
這要怎麼過去啊!!
正苦惱之際,一陣靈光乍現。
「對了!這個時候!」
菲利奇亞諾用力握緊了拳頭。
「就要用菊教我的『必殺!家裡蹲之保護膜御宅反重力磁場』來通過!」
於是,他很順利地利用這招穿過一片粉紅慘狀的道路。
繼續以飛快的速度來到下一個轉角,結果又再次地停下腳步。
「這個…!」
菲利奇亞諾低聲驚嘆,以不可思議的目光瞅著前方。
一個意外眼熟的UFO在離地2.5公尺的地方盤旋,只要有人經過便不由分說地往對方身上倒奶昔。
「那個不是阿爾的朋友Tony嗎…?」
他嘟噥,稍稍提起腳躲開流到腳邊的香草奶昔。
記得這個時候的阿爾都會…
嚥了口口沫,菲利奇亞諾避開被奶昔淋到全身濕糊糊黏答答的人來到UFO的右下方。
「那個、To、Tony?」
船上的外星人聞聲打開了那層圓弧形玻璃蓋,好奇地探出頭。
──就是現在!
菲利奇亞諾聚精會神,成功地使出了阿爾弗雷德的獨門必殺技──KY氣場大開匣之閱讀空氣功能徹底關閉!
「#@$%*&@*$♀■♂!」
Tony邊退開邊很流利地說出一口外星文,想當然爾他是半個字都沒聽懂。
「啊、謝啦!」
菲利奇亞諾微微欠身道了謝後三度展開衝刺,不用幾秒便來到下一個轉角處。
這回他不怎麼訝異地停下了腳步。
一名額頭側上方翹起一根呆毛、帶著眼鏡的男子坐在四隻腳裝上輪子的鋼琴前乒乒乓乓噹啷噹啷地彈奏著蕭邦嘴裡似乎還不斷地碎唸著「我只是在散步不是迷路,大笨蛋先生」之類的云云。
跟前面那兩個相比好像比較正常──如果你除去鋼琴不但會向前移動而且還會順便把附近的東西都一起炸平這點的話。
「……」
菲利奇亞諾表示他不知該做何反應。
這個時候要怎麼辦啊…啊。
說真的伊凡偷偷教導的那招實在是有些不太人道,不過有鑑於時間緊迫也沒辦法顧慮這麼多了。
「好~」
他閉上眼,右手直直朝著彈奏蕭邦的男子的方向伸去。
「──必殺『冬將軍召喚之人民公社的詛咒!」
啪轟!
菲利奇亞諾睜開眼睛,明明是春天卻是一片雪白嚴寒的景象證明他的成功。
無論是鋼琴還是那名男子全部不見蹤影,眼前除了白雪還是白雪。
他為彈奏蕭邦的對方默哀一秒並默默對停止的琴聲停止感到惋惜而用力一鞠躬後,不是再次但想必也不會是最後一次地邁開步伐以神速跑過滿地積雪。
這次菲利奇亞諾提早慢下腳步。
在遠處就能聽到自己即將經過的那條路上傳來的魔音穿腦。
他快步來到路口,看見那條路的狀況後嘴角不住抽搐了一下。
白髮紅眼的男子正邊拿著麥克風大剌剌地製造噪音邊左閃右躲,而另一名棕髮碧眼的女性則是不斷拿平底鍋追殺對方,現在的景象可說是平底鍋滿天亂亂飛非常的壯觀。
只不過路過的路人們可就可憐了,不停地受到池魚之殃,感覺上比前三條路的人還要悽慘…
「…只要不被路德發現就好了。」
菲利奇亞諾可不想也成為這疑似是小倆口吵架下的砲灰,於是乎便使出了當初法蘭西斯教導時被路德維希嚴重警告不准使用的
必殺技。
「看我的!必殺『玫瑰流之華麗麗閃亮亮裸體旋轉跳躍躲避技』!」
…於是,他很成功地躲開了所有平底鍋、在警察收到通報抵達前逃離現場以及留下一路的玫瑰花瓣,把「 我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花瓣」表現得淋漓盡致。
「呼…呼哈…」
菲利奇亞諾快速奔跑向下一個轉角,側腹因為劇烈運動而微微發疼。
『幸好之前大家教的東西都還沒忘記…』他想著,嘴角勾起一抹淺淺的微笑。

非常感謝 從大家身上得到的東西
正在在我體內活躍著


他掏出手機看了眼時間。
「太好了!趕、趕得上!」

時間還剩5分鐘
※※
菲利奇亞諾來到了第五個路口。
嗯,他已經完全淡然面對這邊的狀況了。
棕髮綠眼的男子拿著一塊大紅色的布揮來揮去,一隻十分壯碩的公牛見到後直直衝了上去,男子手腕一翻身子一側便靈巧地躲過來勢洶洶的公牛,而被躲開的動物憤怒轉身再次衝過去…
嘛,簡單來說就是這裡正在進行在鬥牛這項活動。
這次連錯愕的時間都直接省了,他舉起右手手心向上,用力吸足了氣,使出亞瑟教的那招。
「必殺『惡魔召喚──亞瑟親手製司康•詛咒之歌』!」
後半段其實是菲利奇亞諾在學會後自己加上去的,他可不想在這種時候喚出伊凡。
一陣司康雨啪啪啪地落下並砸進了目標物的嘴巴裡。
默默為壯烈犧牲的一人一牛哀悼一秒,他逃跑似的衝過那條被生化武器嚴重污染破壞的路。
菲利奇亞諾邊拋開罪惡感邊來到下一個路口。
一個頭髮金色偏銀、一根捲起來的毛飄在髮側、別著十字架髮夾的男子正在對另一個頭髮金色翹得老高的男性施暴。
默默使出王耀的絕技必殺「中華炒菜鍋之太極連毆」將兩人一鍋揍飛後,菲利奇亞諾來到下一個轉角。
一名明顯大叔臉頭髮紮成馬尾綁在後腦杓、前面用髮窟固定的男子一邊喊著「混帳今天要跟你做個了斷!」邊不斷朝空無一人的地方揮拳,路邊不知為何坐著一隻北極熊。
「咩…」
他有些無奈,今天到底是什麼鬼日子啊…
「唉…必殺『綑綁系超S鞭打拷問』!」
雖然有點在意使用路德維希的技能時似乎有打到別的什麼,但他實在是管不了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了。
解決掉那名大叔後,菲利奇亞諾來到最後一個路口。
「咦咦咦!」
這次沒遇見什麼奇人異事,而是遇上了降下後5分鐘不會升起也沒有其他路可走的平交道而已。
「等下、不是吧!?」
他呆愣愣地站在原地,看著火車車廂一節節急速經過眼前。

時間是8點40分 回去的路上步履蹣跚
眼中已經寫著放棄了


菲利奇亞諾低著頭,無精打采地走在回家的路上,很快便到了家門口附近。
「啊啦?菲利君你怎麼回來了?」
「唉?」
聽見了耳熟的聲音,他抬起頭。

七人的身影

「大家…」
菲利奇亞諾睜大了眼,看著站在門口的七個人。
路德維希。
本田菊。
阿爾弗雷德。
法蘭西斯。
亞瑟。
伊凡。
王耀。
「你的制服怎麼搞的?弄成這樣。」
路德維希皺起眉,眼看就要開始訓人。
「路德維希桑,這件事先擱在一邊吧。」
菊苦笑道,隨後看向菲利奇亞諾。
「那麼各位,數到三一起喔。」
「一、二、三──」

「「「「「「「恭喜畢業」」」」」」」

在等著我的大家 他們的聲音相當柔和

「這句話才不是特地對你說的喔笨蛋!」
「HAHA☆hero我果然是天才想到這個主意!」
「那是菊想到的主意阿魯!」
「明明就是本田想到的唷阿爾☆」
「耀桑、我不介意的。」
「小菲利~現在來跟哥哥我一起脫衣服慶祝吧!」
「法蘭西斯衣服給我穿回去!」

明明不想哭的 明明想要笑的
停不下來的淚水就滴在 這個地方


「啊!菲利奇亞諾他哭了唷☆」
「菲利君?你怎麼了?」
「肯定是看到hero我太感動了啦HAHA!」
「夠了!你閉嘴!」
「菲利,是不是剛剛發生了什麼?」

明明有想要和在這裡相遇的人們說的事情

「不是的、因為太開心了…」
菲利奇亞諾擦去淚痕,露出了笑容。

對不起 我雖然學會了街頭快打
該如何好好表達感謝的方式卻沒有學到


「原來是這樣啊。」
菊面露心安的表情,輕輕握住他的手。
「總之快點去換衣服…不要再哭了。」
路德維希撥開法蘭西斯欲扒下菲利奇亞諾衣服的手後,安撫似地摸了摸他的頭。

摸著只是在啜泣的我的頭
大家的手掌 好溫暖


「Ve~遵命隊長!」
菲利奇亞諾行了一個不怎麼標準的禮,終於破涕為笑。

【完】
※※※※※※※※※※※※※※※※※※※
~小劇場~
義:對了,為什麼大家會在我家門口啊?
日:關於這個啊…本來大家說好要來接你去畢業典禮的,沒想到菲利君你自己先去了…
義:咦咦?!
日:這麼說來,菲利君又為什麼回家了呢?
義:這個…
(其實是菲利前晚擔心自己睡過頭,所以把身旁所有時間調快了半小時,結果當天自己反而忘記了)

    文章標籤

    APH

    全站熱搜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