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後時光,總之就是想睡覺(欸

→二季的年中相處模式(?

※※

喀噠喀噠喀噠。

意識回籠時,第一個聽見的是鍵盤因打字被時而規律時而凌亂敲響的聲音。

一松倦怠地撐開一邊的眼皮,午後陽光正好,帶著金黃的熱量自窗外灑了一地溫煦,掛在窗前不知誰掛上忘了撤下的風鈴在不時拂過的微風中低吟幾句對夏日的追憶。

這是一個令人昏昏欲睡且十分適合小憩片刻的午後。

腹部傳來若有似無的暖意,他動了動搭在肚子附近的手,擦過手背的是細短柔軟的絨毛。

視線往下,一條薄毯沒有絲毫重量地蓋住了胸口以下的半個身子,被從後頭窗戶闖入的日光曬得暖洋洋的,舒服得讓人連呼吸都懶了。

一松微微偏頭,一陣微弱的酸麻挾著違和感自指尖的神經竄入大腦,他才後知後覺意識到自己把手充當枕頭枕著到發麻而毫無感覺了。

他眉毛輕蹙,試著抽動幾下手指,但在發現並沒有怎麼緩解後隨即停下動作不動了——明明只是手抽出來就能解決的事他偏不這麼做。

原因嘛,懶。

喀噠喀噠。

還是鍵盤的聲響。

他順著聲源望去,排行前一位的哥哥盤腿坐在對側的書櫃前,一台筆電擱在腿上,螢幕發出的光映照著他的面無表情使得臉色看著有些蒼白,雙手則在鍵盤上迅速跳躍著——以他的角度是完全看不見對方在幹啥的,但就他對自家三哥的了解不是求職網站就是有關那個地下偶像的。

不過上一季結束之後倒是很認命當個尼特了,一松毫不在意地想著突破次元壁的事兒,腦子仍處在睡醒之際不是很清楚的狀態讓他幾乎沒意識到現在整個房間只有他倆的這個事實。

至於另一位嘛,全神貫注地緊盯著電腦不說,耳朵上還掛著耳機呢。

喀噠喀噠,喀噠。

仍然是一陣陣的打字聲。

一松懶洋洋地打了個哈欠,空著的手伸進褲子裡撓過幾下屁股才從毯子裡抽出來,順手將大概是那個穿著綠色運動外套的傢伙給他蓋上的墨綠色毯子往上拉了拉。

單調乏味的敲字聲此時成了最好的催眠曲。

沙發上那人往毯子與沙發間的縫隙縮了縮,在忽然急促的鍵盤聲中再度沉沉睡去,絲毫沒注意到盤坐在另一端的那人突然侷促起來的動作。

チョロ松以筆電螢幕做為遮掩小心翼翼地瞧了幾眼窩在沙發上的弟弟,緊繃的神經直到聽見熟睡的鼾聲才總算放鬆下來。

要是真的清醒過來了絕對會尷尬到兩邊同時原地自爆的,絕對。

他暗暗決定下次絕對不和一松待在同個空間了——就算是睡著了也不行,一驚一乍的對心臟不太好。

瞄了眼位在螢幕一角的時間,チョロ松遲疑著他是該抱著筆電下樓省得晚點真碰見尷尬的場面還是該堅強地留在樓上。

片刻後,一聲嘆息輕飄飄地消融在微涼空氣中,中斷一時的喀噠聲接著響起。

那是某個秋天近冬卻宛如夏天的午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杯兔 的頭像
三杯兔

~TaLEs~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