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E無料

*4/25為色松提供的腦洞關鍵字是①存在證明②倒計時③挨揍還是要説喜歡你

*好像很久沒寫松來寫個(雖然大概會崩到烏魯木齊去),カラ松→→→←一松

*カラ松很可憐超可憐,五話事變梗

============================

在廣義上,松野カラ松愛著他的兄弟們。

而就狹義上來說,他愛著松野一松——非親情的、屬於情人之間的、純粹美好的感情。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的,回過神時他的一顆心已經整個陷落在名為松野一松的毒沼中,持續下沉。

因為愛著,所以做什麼他都會包容之,對兄弟如此,對他更是心胸寬大得如同太平洋一樣沒個底線似的。

「信じだぜ,ブラザー。」

所以當カラ松這麼開口並在預想中的被一松揪起領口時,他選擇逆來順受。

像是執拗地想證明什麼,即使知道這樣說會挨揍,他還是不斷地這麼說著。

不斷的,不斷的——就算心靈因而變得破破爛爛的、發出崩潰前夕的警報聲,仍不管不故地不斷說著。

「信じだぜ,一松。」

今天的カラ松依然這麼說著。

直到那場荒謬得像場以他為主角的鬧劇、名為カラ松事変的綁架發生的那日。

夕曛下,五個和樂融融的背影並列,全然沒注意到他的吶喊,帶著歡笑聲漸行漸遠。

カラ松愣然望著前方,胸口流出的刺痛順著血液流過四肢百骸,疼得讓人死去活來,幾近暈眩。

沒有他的位置。

哪裡都沒有他存在的必要。

兄弟之間也好,他的身邊也好,全部。

「⋯⋯」他張了張嘴,乾澀的的唇齒間吐不出任何音節,唯一能發出的喘息卻嘶啞得讓人發笑。

啊啊,是這樣啊。他恍然凝視著視野中模糊成一片橙紅的夕陽,放任淚水不斷溢出眼框後滑落臉頰,滴滴答答濕了綁在手上的繃帶與石膏。

誰都不需要他。

他——不存在也沒人在意啊。

那一刻,カラ松清楚地感覺到了。

鳴響得越發急促的警報聲斷電一般倏地停止的瞬間,還有隨之在心中碎裂了的「什麼」。

然後連同意識一起,全部被黑暗吞沒。

**

松野一松今天也走進了病房。

映入眼簾的盡是一片死白,床,被單,地板,牆壁。

他從來沒喜歡過醫院,無論是刺目的白還是刺鼻的藥味他都不喜歡。

一片死寂中,只有來自心跳儀的單調嗶嗶聲規律地響著——那是唯一能證明床上的他還活著的證明。

一松在床頭前站定,瞅著那被繃帶覆蓋住一半以上的臉。

「……カラ松兄さん。」良久,他輕喚道,而靜靜沉睡著的那人沒有任何反應。

一如往常。

「カラ松兄さん。」

「カラ松兄さん。」

「……カラ松。」

「……」

松野一松輕輕咬了咬下唇,身子微微顫抖著。

驀地,他傾身向前,伸手一把拽住病服的領口,發出如同困獸的嘶吼。

「——給我醒過來啊クソ松!」

殘響消失在沒有任何改變的機械音之中。

一滴,兩滴。透明的水珠零散地落在仍發顫著的手背上。

「對不起⋯⋯對不起啊⋯⋯快點⋯⋯醒來⋯⋯」

然而這句話也只能消失在了無生氣的沈默裡,一切依然是那樣毫無變化。

他的靈魂依然在他搆不著的彼方遊蕩,而他的悔恨他的道歉他的所有心情都沒能傳達到他的心中。

而今天,是松野家次男昏迷的第四十二天。

***

松野一松比家中任何人都要愛著松野カラ松,而且十分奇異的,幾乎是和カラ松同時對彼此產生這樣的情感。

他待他暴力相向冷言冷語,只為隱藏不願承認也不願暴露的這份心思,卻將心意全部隱藏在每一句利刃般的話語中。

 

「死ね,クソ松。」

『愛してる,カラ松兄さん。』

 

對於他的對待方式,他全盤接受從不迴避也不反擊,心意透露在每一個不被好好傾聽的字句中。

 

「信じだぜ,一松。」

『好きだ,一松。』

 

然後這一切,都破碎在那一場可笑可悲的事變中,他陷入無期限的昏迷,他的日夜懊悔編織成一首沒有盡頭的哀歌——而這些都只會在連倒數至結束的可能性都被抹滅的無限未來中,不斷持續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杯兔 的頭像
三杯兔

~TaLEs~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