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看到我嗎?」〉
 

那是在戰爭後好幾百年的某天發生的事。

「你……能看到我嗎?」

在聽見那以稚嫩的模樣突然出現在面前的少女這麼開口的瞬間,法蘭西斯能做的只有愣然佇立於原地。

經歷了多少世紀,曾經鮮明的記憶早在時光洪流間逐漸斑黃,時至今日甚至僅剩記載在白紙黑字上的歷史片段殘留,更細碎的全絞碎在時間的齒輪裡,而今卻毫無預警地與那些近乎忘卻的過去撞個正著,這怎麼不讓他的心情不激動又不可置信呢。

散落在腦海裡的她身姿與眼前的少女無異,澄澈的亮金色短髮幾乎與陽光融為一體,閃耀的色澤險些刺傷他的眼。

「法蘭西斯大人?」她櫻唇微啟,吐出的一字一句宛如泡沫,輕飄飄地消散在太晴朗的空氣中,「果然還是看不到嗎……」

「不、看得見喔……」他聽到自己以乾澀的嗓音立刻反駁了少女的喃喃自語,那聲音連他都感覺沙啞得可笑。

這可不像他——他可是那個自詡優雅浪漫、在花叢間流連往返的法蘭西斯啊,被誰聽說今天的失態就等著被嘲笑到死吧。

「好久不見,貞德。」他低頭,很快地調整陡然失控的情緒,再抬起臉時已恢復成一如既往的從容,帶著幾絲恰到好處的輕佻和隨意。

「好久不見了呢法蘭西斯大人。」處在妙齡之時的少女嘴角揚起一抹笑意,澄澈得猶如白百合那般純粹清麗。

風乍起,被撩起的髮絲闖入視線,折射午後日光的淺金色凌亂了少女的倩影。

「幾百年了吶……」法蘭西斯抬手,頓了一頓後將隨風揚起的碎髮撥到耳後,「最後是我們勝利唷,貞德。」

她卻忽地笑了出來,在他有些錯愕的表情中笑說著自己知道不過還是謝謝法蘭西斯先生特別再告知一次。

在宛若銀鈴的笑聲下法蘭西斯略顯狼狽地撓了撓後頸,而後她瞇起眼,嘴角噙著淺淺的微笑,在日光中澄澈得透明。

「……怎麼還在這裡?」他垂眸,「我主沒有接妳過去?」

「這個啊……」她轉身,幾乎融化在背景中的素色裙擺逆風飄逸,「因為我想親眼見證您的勝利啊。」

短髮少女回首,笑得燦爛。

「雖然沒有必要,但能從您口中證實這個消息真是太好了呢!法蘭西斯大人!」

那瞬間,他有了時光逆流後凝滯的錯覺。

……如果真是那樣多好啊。法蘭西斯苦笑著,在他面前的是空無一人,幾點羽毛般柔軟的光暈於向上捲起的清風中冉冉上升,帶走了他們在遲了數百年後最後的道別。

——那麼,就真的再見了喔!法蘭西斯大人!

「……au revoir, Jeanne.」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TaLEs~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