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舊兩人相擁般的睡姿〉

「啊、這麼晚了嗎……」
坐在窗檯上刷著手機的男子恍然輕嘆,若非正在line上聊天的女性友人提醒他還真的沒注意到時間。
掃了眼屏幕上最尾端那條「明天再聊吧 トド松晚安囉——」的訊息,トド松不情不願地撇撇嘴,快速而略顯敷衍地回以一句「晚安」便退出程式,桌面上的紅粉緊接著映在他比兄長們都要大一些的瞳孔裡。
「……哥哥們現在應該都睡了吧。」像是厭煩了一般用力按下開關機鍵,他看著散發出電子光的螢幕隨即回歸一片漆黑,而自己神色莫名的臉清楚倒映在上頭。
完全不想睡覺啊……
トド松隨手將手機擱在一旁,慢蹭蹭地走到電燈開關前,老舊的開關讓他指尖只需稍微使力就能按下去得無聲無息。
大片黑暗瞬間降臨在這太大的空間,光源只有從未拉起的窗外撒入的微弱月光。トド松花了幾秒的時間強迫自己習慣光線極為缺乏的視界,然後一反剛才老人似的蹣跚迅速俐落地一口氣鑽入早在幾小時前就鋪好在地上的床鋪,拉起足以讓六個人一起睡眠的巨大被褥沉沉地蓋在自己身上。
早在好多年前,除了某個不要臉的長男哥哥們都陸陸續續脫離家裡蹲啃老族的行列,トド松雖是最早找到正規工作的卻從來沒離開過這個家,不管是兄弟分家還是父母逝世,他都只是住在這裡,和那個名符其實的超級家裡蹲人渣長男一起——大概因為是末子吧,又或者是他們之間超越親情的關係,沒人對這件事提出異議。
トド松側躺在從以前便沒改變過的位置,弓起的背脊讓他的身形看起來像隻小蝦米,在對於一個人而言太大的床被上顯得形影單薄。
兒時對黑暗的恐懼並未隨著年歲增長而有所消減,他只是盡其所能地縮起身軀,緊閉的眼皮下雙瞳顫抖得厲害。
滴答滴答,指針走動的聲響清楚可聞。
おそ松兄さん你這混蛋……
但即使害怕一個人入眠,即使整個家裡除了他再沒其他人——おそ松幾年前死了,他還是堅持住在這裡。
太濃烈又彆扭的感情讓他放棄另尋伴侶,卻又因為那份情感而不得不持續一個人捲曲起身子封閉住感官度過一個又一個的夜晚。
而他也從來不知道,那個離他而去很久的兄長兼戀人其實每個晚上都陪伴在他身側。
看著躺在自己懷裡氣息漸趨綿長平穩的么弟,おそ松無奈地抓了抓臉頰,泛著透明的手虛浮地輕拍著對方的背。
他知道的,無論是在自己死掉之後トド松就沒再讓誰喊他Totty也不找任何新情人,或是每晚都要撐到大半夜才願意上床而且都要先把自己罵一輪才入睡這種事,他都看著。
完全不讓人省心的弟弟啊這傢伙。おそ松有些煩惱地笑了笑,絲縷的落寞輕輕地藏進嘴角的弧度中。
他唯一能做的,也只有每晚以看不到摸不著的擁抱將トド松擁入懷,默默陪著不知情的他度過無數個夜晚,一如生前,如此而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杯兔 的頭像
三杯兔

~TaLEs~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