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平行

 

雲雀淡淡看著面前精細而簡單的棺材,上頭大大的X刷上金色,刺眼得讓雙目發疼。

荒謬可笑卻成功的計畫終於落幕,連同策劃者的生命一起。

本以為是特殊彈的那一槍直到計畫結束後的現在才被發現是一般子彈,可也怪罪不了計畫參與者沒先仔細調查或計畫不周,對手可是那個把彭哥列逼入絕境的白蘭,就算被事先發現並悄悄替換了都不足為奇。

於是澤田綱吉早在幾個月前陷入永眠,當時甚至能說是死不瞑目。

「…弱小的草食動物。」他嘀咕,纖長有力的手指摩挲著肩上雲豆那身蓬鬆柔軟的黃色鳥毛。

喪禮那天他並未出席,原因當然是因為討厭群聚。

是的,只是因為討厭群聚。他始終堅持是由於此一原因才沒出席的。

畢竟是全員同時同地回歸屬於他們的現在,緊急徵召令並沒有發布的必要,這恰好給了雲雀一個不用現身的理由。

今天是喪禮後的兩個禮拜,戰後亂成一團的內部總算勉強恢復成原有的秩序,只是因首領身亡而起的低氣壓未見半分減弱。眾守護者在喪禮後一個個奔向四方分部收拾殘局,雲雀則順勢留守於並盛——所有人的起點與前任黑手黨教父終點。

雲豆撲哧著毛絨絨的翅膀飛上半空。

「雲雀!雲雀!草食動物!」牠歡快地啼叫著,半是飄半是飛地往雲雀身後飛去。

他的眉頭擠出幾乎不可見的凹痕,順著寵物鳥的方向看去。

熟悉的氣息飄散在擾動的氣流中。

「綱!咬殺!草食動物!咬殺!」雲豆奮力拍打短短小小的羽翼,轉了個圈後啪搭啪搭地飛回自家主人寬闊的肩上。

雲雀定定看著虛無縹緲的人影,冷色瞳孔中迅速掠過些複雜的情緒。

彼此間的距離驟然拉近,風刃劃過,而後相視無言。

「…死了還回來做什麼,草食動物。」

後者微笑,卻是哀傷而遺憾地。

雲雀收回那穿過對方胸口的手,轉身慢步離去。

——Ci vediamo.

令人留戀的絲絲氣息在這句話後完全散去,他停下腳步。

「…無聊的草食動物。」

低喃著,雲雀閉上眼,指尖依稀殘留著方才穿透身影的空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杯兔 的頭像
三杯兔

~TaLEs~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