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挪×魂魄比

 

你默然看著全身呈半透明的女子,及肩的金髮在陽光下顯得搶眼。

「…我回來了。」她說,帶著一如以往的開朗笑靨。

「…啊。」輕輕應聲,語氣淡漠卻有些懸浮,你不動聲色地打量著她。

輕柔的草綠色連身裙,束著燦金色短髮的赤紅髮窟,掛在手腕處的翡翠色手環。

好像什麼都沒曾改變。

一個月。你在輕微的恍神中暗忖。自從那天之後已經過了這麼久。

人說時間能慢慢帶走一切傷痛,卻總忽略它也是能反向加重痛覺的。

「嗯…你還好嗎?」她忽然開口,就像以前你出國回來後那樣問候著,而通常這場景出現在短暫相別的一個月後。

人是物非,抑或該是人事全非?

「嗯。」你回答,還是那般的簡短。

她只是笑了笑,輕聲道出一句「那就好」。

平淡,可很是溫情愜意。

這是你們既定的相處模式。

她靜靜站著――或者該說是漂浮著,淺淺的笑紋依舊,在等待什麼一般。

你直直看進那綠茵的瞳孔,眼底的紫藍色稍轉柔和,隱含不易察覺的一抹哀淒與苦楚。

你早明瞭的,那是你們之間共同的默契。

傾身,直至能感受到彼此氣息的距離方止,略過鼻尖的卻只有夏末炙熱的溫度。

她嘴邊的弧度悄悄滑下,晶瑩的水珠無聲息地沿著姣好的臉型滴落。

雙唇已然交疊,可唇瓣上未覺絲毫觸感,徒留微風輕拂而去的餘溫。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杯兔 的頭像
三杯兔

~TaLEs~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