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課撇圖時的腦洞

→篇短+虐

*** 

那是夕暮時分的學校天台。

雲彩靜靜蟄伏在逐漸西沉的紅陽邊,腳下的死板水泥地被餘暉渲染了溫暖的橙色,並在上頭拉出一條條歪斜的欄杆剪影。

他喘息著,斗大的汗珠自額間滑落至下顎、滴落在支著膝蓋的手背上邊,雙腳因忽然的劇烈運動微微顫抖抽疼。

略艱難地抬首,強風迎面襲來,狠狠刮磨著臉頰,直令人睜不開眼。

然而他還是勉強著自己將眼睛睜開,只因那身影就在眼前。

「…、……!」嘴張著,出口的卻只有嘶啞的喘氣聲。

她坐在欄杆上,圍在脖頸處、因晚霞而更加熾紅的赤色圍巾同髮絲一起在空中凌亂地翻轉飛躍,足見風力之強,同時讓人憂心那纖細的身形會不會承受不住風吹而向下墜落。

究竟是淚水模糊了視線還是逆光隱藏了她的臉已不得知曉,只能依稀辨認出她露出的是夾帶淚眼的淺笑。

「——……」她開口,卻被隱沒在耳邊呼嘯著的風聲裡。

「我果然、沒辦法吶——」顫抖的聲音不斷不斷被風刃切成碎片,令人直感不忍入耳。

沿著髮絲掃過的臉頰,那圓潤的什麼反射著夕陽地滑落,消融在暖色背景裡。

柔弱的身軀忽地向後傾倒,被圍巾圈著的黑髮脫離束縛張狂地高高揚起,少女的身體開始一點一點分解,碎片在風中柔軟而凌亂地紛飛旋轉,讓人在恍然間產生花瓣飛舞的錯覺。

指尖清楚傳來「碎片」擦過的觸感,轉眼間消失無蹤。

他瞠眸,伸長了手,三兩步衝了上去,邁出的腳步卻沉重笨拙得無法如願。

被壓抑著的聲帶突然鬆開,然而只能吐出那麼一個字和不成調的咽嗚聲。

「不、啊、」

阻礙視線的紛亂間,她略顯蒼白的雙唇勾起難看的弧度,翕動著,無聲開口。

『對不起哪、修哉…』

「不可以啊文乃姐——!」

幾乎是大吼出聲,然而少女的身影卻隨著奪眶而出的淚珠一起消逝在半空中。

他因絆到地面上的裂縫向前傾倒,引起重物落地的沉悶聲響。

風聲仍在囂張地狂嘯。

夕陽越發向西邊的山巒間隱沒,覆蓋在水泥地上的陰影被拉得更加細長。

白袍的衣角被狂風拉起,影子隨之斑駁著地面。

即使背光,那對鏡片依然故我地折射出陰森的白光,掩去殷紅似血的雙瞳。

咧嘴一笑,他上揚的嘴一字一頓地無聲說著:

『你 失 敗 了 唷』

最後映入眼簾的, 是「目冴」諷刺嘲弄的笑容。

 

 

 

 

 

 

 

 

 

 

 

 

「——!」

鹿野猛然睜開眼。

時鐘滴答滴答地走著,在一片寂靜中尤其刺耳。

他做起身子,拭去將髮絲粘在頰側的汗水,然後震驚於臉頰上濕滑的手感。

那天,他看著「她」跳下去卻無法阻止。

反覆出現的夢中,他還是只能目送「她」的身影消失在夕陽裡,無能為力。

「……」

這樣的夜晚,目欺在無人知曉的黑暗中,再一次無聲低泣。

無人知曉。

 

(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杯兔 的頭像
三杯兔

~TaLEs~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