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b美術館設定§

§主cp setokano//副cp shiaya/konoene/kanoaya/setomary/kidokano/hibimomo/hibihiyo/kuromary§

§捏造劇情有§

§OOC有§

±±±±±±±±±±±±±±±±±±±±

呀,好久不見~

…是嗎,不認識我啊。

嘛,畢竟發生了那種事,認識反而不正常哪~

不不,沒事的喔!

啊~算了沒關係啦!反正就是「初次見面,請多指教」~

哼嗯…迷路了啊…

我認得路唷~往這邊~

啊,安安靜靜地這樣走反而很恐怖對吧?

那麼~讓我來說個有趣的故事吧?

關於「一群朋友」與「美術館怪談」,這樣的一個故事唷。

…哎呀呀,被發現是謊言了呢,糟糕。

啊哈哈,抱歉抱歉~其實啊這是個「被眾人遺忘的騙子」的故事,嗯。

好過分~這是難得一見實話耶!

真的喲。

 

夏日炎炎,蒸騰的熱氣搖晃著人煙稀少的街景。

這是個高溫得夏蟬都會畏怯噤聲的午間。

「真熱哪…」身穿青綠色工作服的少年扯了扯衣領,用來遮陽的帽兜亦因為造成不必要的熱量聚集而被脫下。

即使站在陰影中依然能感受到午間仲夏的熱浪,甚至更加悶熱。

他輕輕吁了口氣,隨手抹去掛在頰上的汗珠,準備再度踏入化為修羅場的艷陽之下。

「喂瀨戶!」

回頭,看起來就很熱的裝扮忽地出現在身後。

「有找到嗎木戶?」他問,突然現身的兒時玩伴沒有對他造成絲毫影響。

「完全沒看到那傢伙。」她搖頭,紮在後腦勺的馬尾左右晃動。

「到底跑去哪了啊,鹿野。」瀨戶仰首,天空藍得很透明,參雜著水色搖曳,看著有種人造的不切實際感。

雖然鹿野的確經常趁無人注意時溜出來閒逛夜遊,但消失了四五天依然未歸實在不尋常。

「總之先回基地吧,」木戶撥開因汗水沾黏在頰側的鬢髮,稍稍挽起袖子,「在找下去會先中暑的。」

在烈陽下四處奔走還穿著密不通風的長袖帽T,就是再強壯的大人都會倒下更何論仍是少年少女的他們。

「也只能這樣了呢。」瀨戶很是無奈,連續找了兩天都不見人影,手機也不接的,再貪玩也要有個限度。

這時,少女口袋中的手機傳來微弱的嗡嗡震動,接著響起清脆的鈴聲。

她掏出手機,螢幕上顯示的來電者是如月桃。

木戶輕輕點下通話鍵,彼端的那人搶先發出聲音。

『團長!』

「怎麼了嗎如月。」

瀨戶稍微靠近了點好讓通話內容能傳進耳裡。

『那個、可能知道鹿野去哪了!』

「!在哪?」聽見他們尋了許久都找不著的人可能的下

落,木戶的語調不住高了幾分。

這次並未立刻傳來回覆,取而代之的是略顯吵雜的對話聲,直到幾秒後清晰的答覆才再次透過手機傳出,只是回答的人換成了伸太郎。

『エネ會把地址傳給妳,我們等一下也會過去。』

語尾方落通話便切斷,緊接著是來自伸太郎的訊息顯示在屏幕上頭。

而快速看過那名電子少女傳過來的地址的兩人,不約而同地愣神一瞬。

「…哈?」

「…美術館?」

訊息欄上寫著市立美術館,下面是美術館大門的照片。

唧唧——

像是約定好一般,震耳欲聾的蟬鳴同時自四面八方響起。

※※

當瀨戶與木戶趕到時,其餘團員已在美術館門口的階梯上集合完畢。

「團長!瀨戶!」首先注意到靠近的兩人,桃揮手叫道。

「大嬸,動作這麼大小心等一下被發現喔。」響也帶著一副事不關己的表情說著,同時將手中兩瓶冰透的礦泉水拋給移動到影子底下的兩人。

後者輕鬆接住,點頭表示道謝後各自一口氣將水喝得見底——他們從早上就不停穿梭在水泥叢林中,途中沒怎麼休息,當然也沒補充到什麼水分。

茉莉匆匆忙忙地從包包裡拿出毛巾要給瀨戶和木戶,結果下樓時拐到腳,沒跌個四面著地卻扭了腳踝。

手邊沒有能冰敷的物品,唯一可以充替的冰水又被兩人喝個乾淨,只得請コノハ跟再去買瓶水回來。

等幾人手忙腳亂地處理完突發狀況後,最後抵達美術館的兩人恰好整頓得差不多了。

「所以你們怎麼會找到這?」木戶開口仰望眼前的建築。

白色的大理石住連接著相同材質的三角狀屋頂聳立,大片陰影帶來意料之外的涼爽。

太陰涼了,令人感到有些不寒而慄。

「…這傢伙駭入基地的電腦翻出搜尋紀錄找到一串關於這裡的資料的紀錄,跟鹿野溜出去的時間剛好同天。」伸太郎的神情混入微妙的無言無奈,邊說邊把手機的位置調整成眾人都能看見的角度。

穿著藍色系的少女隔著螢幕用力地點了點頭。

「發現很多這個展覽的查詢結果喲~」エネ拉出網頁,指著畫面上邊的標題。

—ウオレガク(UOREGAK)展—

「不過啊雖然找到這些…」她難得講話如此不確定。

一群人圍著手機,陷入短暫的沉默。

「…怎麼看他都不像會來這地方的傢伙啊。」伸太郎很認真地一語道破真相。

「不會只是查好玩的吧…」

沒錯,在場沒有人相信那個輕浮度日的鹿野修哉會特地跑來這裡參加這類展覽。

「…嘛,總之都來了,就去找找吧。」雖然不太可能會在。

嘴角溢出微弱的嘆息,木戶轉身走向美術館閉合的大門。

瀨戶揹起扭傷腳的茉莉跟上,卻發現コノハ呆站在原地,粉色瞳孔毫無感情地停在眼前的建築。

「…討厭。」他小聲地吐出一句。

「?」

「喂~要進去了喔!」桃在幾個階梯外晃了晃手中的四張票卷。

「コノハ,走囉?」瀨戶重新調整揹在身後的茉莉的位置,順道喚醒走神中的夥伴。

後者收回視線,小幅度地點了點頭。

走上幾階,高約四五公尺的大門挾持壓迫感映入眼簾,散發出的陰冷氣息與外界的炙熱全然相違。

感覺真的有點「討厭」啊。

瀨戶不著痕跡地皺眉,好像就連身後那嬌小的女孩都成了沉重的負擔,壓得令人喘不過氣。

一行人就這樣走進了美術館內,強烈的空調迎面而來,散去一地的悶熱。

「哇呀…好大…!」茉莉杏眸圓瞠,以新奇的表情看著偌大的室內。

大概是由於時值午間,館內的人數不多,零散的分布讓整個空間更顯空虛。

「說起來,茉莉是第一次來美術館吧。」瀨戶稍微回頭,毫不意外地撞見少女閃亮亮的眼神。

木戶解開馬尾,拉起連帽外衣的帽子走近櫃台,取了幾份導覽手冊。

再轉身時,團員們幾乎都解散得差不多了。

桃拉著響也朝木戶靠近;瀨戶和茉莉在牆邊,似乎在討論著什麼(不過大概是茉莉想自己走瀨戶因為擔心所以不讓她下來);伸太郎低頭對手機喃喃自語,耳朵上已經戴上耳機,應該是在提醒エネ小聲點;コノハ則是呆然望著櫃檯旁的窗外。

木戶忍不住吐出今天不知第幾回的嘆息,把手裡的手冊塞進桃的手中後往前邁步去抓散成一片的團員們歸隊。

好像都是自己在幹這種苦差事啊,不過這次少了個唯恐天下不亂的傢伙就是。

另一邊,掙開桃的手後無事可做的響也隨意地掃視周遭,瞳孔卻在望見櫃台後方牆壁上貼著的巨型海報時瞬間緊縮了下。

雖然不明顯,但是…

以藍白紅黑四色為底基構成的馬路圖像,其上寫著ウオレガク,色彩間則依序隱藏有「UOREGAK」幾個字母,帶著混合抽象與寫實的矛盾。

——畫中的景色,跟「那個公園口」幾乎長得一模一樣。

「響也?怎麼了嗎?」桃立刻注意到男孩的異狀,出聲詢問,然而只得到一連串的搖頭作為回答。

「…一樣呢。」耳邊忽地落下這麼一句呢喃。

響也猛然抬首,目光撞上コノハ無感情的雙眸——

不對,不是無感情。

疑惑混合著警戒的神情浮現在白髮少年向來感情平淡的臉上。

這景象頗為新奇,但也同時帶來一陣異樣感。

很不尋常啊。

響也欲言又止,好不容易打算提出心中疑惑時卻被把人集合完畢的團長打斷而不了了之。

「有兩層樓啊…分頭找吧,我們一樓瀨戶你們去二樓,找到沒找到都在集合,到了就先打電話。」

分配完手冊和負責區域後,木戶帶著桃(考慮到目奪能力)、響也(被桃拖著走)跟コノハ(自己跟上的)步入前方的展區。

「不舒服要說喔,茉莉。」等瀨戶再三叮嚀完茉莉後,剩下幾人踏上左手邊純白色的階梯。

「!」伸太郎停住上樓的腳步,目光向後一轉落在木戶他們離開的那個方向。

「欸~主人怎麼了呢?喔喔?!難道是擔心妹妹、不、是妹控屬性開啟了嗎?!」エネ故作驚訝的臉塞滿螢幕,然而卻未得到手機主人的回應,取而代之的是瞬間散發的落寞氛圍隱約穿透玻璃屏幕傳了過來。

那表情讓她不禁一愣,但隨即又打起精神,開啟某個記事應用程式開始輸入剛才獲得的新情報。

「主、人、是、妹、控——」「等、妳給我住手!不要隨便加入這種奇怪的屬性啊!」エネ刻意拉長音的朗誦讓伸太郎一個沒忍住大叫出聲,接著想當然爾地引來不少責備的視線注目。

成為目光焦點的那人趕忙露出要是桃在場會毫不猶豫貼「噁心」標籤的笑容,頷首表示賠罪後倉惶地奔上二樓。

在踩入二樓的領域前,伸太郎再一次向後瞥了一眼。

應該…只是錯覺吧。

這麼說服自己,他邊與手機中的電子少女小聲爭吵邊消失在樓梯口的轉角。

在短短的剎那間,他似乎又聽見了「那個少女」細聲低語著:「不可以過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TaLEs~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