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漆黑。
向來於此嘲弄而譏笑他們的クロハ這次不存在…不。
無論誰都不存在啊,這個世界,連一點血跡都不見影子。
『後悔嗎?』最深處隱約傳來了聲音,聲線是分不清男女的絕對中性。
『後悔…和他們在一起嗎?』
她環住自己瑟瑟顫抖的身軀,在無邊的黑暗中宛如蜉蝣一般微不足道。
零落在布料和髮絲上的血跡無情告知著一切非夢,一如既往的全員死亡後被迫陷入沼澤似的嘲諷與無助,只是這回落在終焉的世界而已。
『想拯救嗎?所有人的性命。』
她抬頭,粉色的瞳孔依然充盈了混雜血色的無色液體。
黑暗中的什麼噁心地蠕動著,一邊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輕笑。
鮮紅的雙目忽隱忽現,在黑闇之間渲染著觸目驚心的色彩。
§§§
少女猛然睜開眼。
斜射入室的大片陽光和著晃動的樹影在木製地面上刻劃斑駁,牆上的掛鐘同時提醒著時間是午後三時。
茉莉愣然環視熟悉而帶點陌生的房間。
窗外傳來城市中少見的清脆鳥囀,帶著森林氣息的風輕拂而過。
真的回來了,那個她與世隔絕生活數年的地方。
最初的家。
茉莉小心翼翼地走下床。
「呃…今天是…」她左右張望,尋找著月曆,從房間一路尋到廚房。
沒發現什麼有告知日期的物品,倒是找到很久沒嚐過的香草茶。
端著茶壺與茶杯,茉莉來到窗邊坐下,隨手翻開擱在桌邊的書,久違的了無人聲讓她一時之間無法習慣。
她也在這時才意識到,自己直到被瀨戶帶出這個封閉的小世界前並沒有注意日期的習慣。
時間太漫長,察覺之際也只過了如一年的數十歲月。
茉莉斂眸,托著茶杯的雙手微顫,激起茶面的漣漪不安擺盪。
幾滴茶水飛濺出杯緣,染濕手邊開著的書頁。
因為察覺到了,就算日期曖昧不明,今天也一定是那天的事實。
突然間躍進的世界與未來,就是今天啊。
『只要妳錯過他,你們就不會相識,自然就不會導致那些悲劇。』
不要…
『這不是妳的錯,錯誤是你們就這樣認識。』
不是這樣的…
『因為妳是,這場悲劇的女王殿下、故事的主角啊!』
別說了啊!
『來,這是妳唯一的機會喔?』
僅此一次能扭轉悲劇的機會。
一滴、兩滴,眼淚自眼眶中溢出。
要是不相識,大家就不會死亡。
只要持續繭居於此,什麼都不會發生。
——但那也意味著,自己又要繼續孤單一人,與外頭的世界畫上界線。
明明那樣做,也許大家都不會有事,但是、那樣的未來…
「好寂寞…」
叩!叩!
門板一如預期地被敲響。
「啊…」茉莉茫然地望著門口。
——要鎖門、不然會進來的。
身子隨著這想法擅自行動,拿在手中的香草茶就這麼被灑了一地。
手伸向門把,卻像初次那般被地上的書絆了一跤。
喀,門被打開了。
§§§
瀨戶在森林中遊蕩。
從大街上逃跑到這裡結果迷了路,只好一陣胡亂走動,看能不能運氣好點找到原本的路。
不同於熙來攘往的街道,這裡很寧靜,偶有鳥鳴穿越其中。
但太安靜了,靜寂無聲到令人害怕。
瀨戶就這麼在一陣迷糊間來到位於林子深處的小房子前。
隔著門板,他聽見在彼端的那名少女的心聲。
『不要…我不想錯過啊…大家…』
『錯過了大家就不會死了…』
『不是這樣的…我只是…想跟大家在一起…』
『為什麼身邊的人每個都離開我…真的是我的錯嗎?』
『對外面的世界有一點點的憧憬也不行嗎?』
『我不是、別說了啊!』
紛亂而矛盾的想法在腦海裡交錯堆疊,帶著哭泣與不知所措。
『不想一個人啊…那樣的世界…好寂寞…』
因害怕失去而裹足不前。
因害怕孤獨而希望改變。
害怕什麼的…
「…才沒有呢,這回事。」
帶著這種想法,瀨戶小心地敲響門板。
『要鎖門、不然會進來的。』
一句話在腦中響起,與之同時他轉動了門把。
白髮少女跪坐在地上,長髮與雙手隱去她低垂的臉與表情。
「…出去。」她細聲說了這麼一句。
『必須錯過…』
「看到眼睛的話會變成石頭的…出去…」
『就算之後會很寂寞…』
「快走啊!」
『拜託了…快點…』『不要…』
瀨戶默默地傾聽著雜亂的心音,一邊走到少女面前蹲下。
「我曾經也和害怕變成石頭一樣,膽小地生活著,但是現在我知道對於世界這種東西,其實不用去害怕,也沒什麼沒關係的吧?而且啊…」
他微微頓了頓,將外套脫下,披在少女身上並輕輕撥開垂落的髮絲。
「比起一個人害怕失去,跟『大家』一起好好地保留住不是比較好嗎?」
心中一角擅自認為她並不會訝異於自己能知道這些,所以很自然地說了出口。
「…」茉莉依然沉默,慢慢放下捂著雙眼的手,站了起來。
瀨戶跟著起身,開口前卻聽見腦海裡流竄過一句話。
『對不起…!』
而最後對上視線的,是鮮紅色的瞳孔。
§§
茉莉細心地把手邊的材料折成一朵朵紙花。
室內開著低溫的空調,吹散了室外逼人的高溫。
蟬鳴穿透玻璃窗喧囂地闖入室內,遮去空調不曾間斷的運轉聲。
時間是沒有盡頭的那年夏天,在那個秘密基地裡。
初見的那天雖然用上能力讓瀨戶暫時無法行動,卻因力氣不夠只能將對方推到房子門口。
在繼續把他推進森林之前,她悄悄抱住了他。
「吶、瀨戶,謝謝你。」茉莉呢喃,即使明知對方聽不到。
謝謝你讓我看到這個世界。
因為很喜歡大家、因為知道大家會因為自己死掉,所以就算會寂寞也要忍耐…
大概是因為預見到自己孤身一人的未來,她的眼眶又開始囤積溫熱的液體。
啊…討厭、明明不想哭的…
「哭了也沒關係唷。」頭頂上方忽地傳來這麼一句,接著是被溫柔地禁錮在熟悉的懷裡。
瀨戶回過神時便發現已經踏出那個小房子,初識的少女還抱著自己,愣神幾秒後反應過來是由於那雙眼睛的「能力」,與之同時竊聽到了她的心音。
「如果是早就知道那就更容易啦,」他說,輕拍少女纖細的背部。
「告訴大家,然後一起想辦法的話,一定能解決的。」
雖說不太明白她口中的大家是哪些人,卻有種自己就包含在內的感覺。
「所以,不用害怕喔,踏進這個世界。」
於是,茉莉選擇了不錯過,然後和那無數個世界一樣認識了大家,加入目隱團,也說出了那無數次的死亡。
「要是能一直這樣就好了哪…」她低語,放下手中的藍色紙玫瑰。
§§§
黑暗中的那東西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狂笑。
果然!無論有多少次重來的機會都還是會選擇「過錯」啊!
吶!要開始囉?無限輪迴的死亡遊戲!
既然不選擇「錯過」,那麼之後發生什麼都不能後悔喔?

(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杯兔 的頭像
三杯兔

~TaLEs~

三杯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